Neutrino稳定币与Waves生态简析

作者:TinyHand

本篇文章从Waves起源、市场、主要生态应用进行介绍,并着重聚焦于稳定币USDN的设计,我们坚信稳定币是未来发行项目的刚需,而USDN仍是Waves未来抢占市场的一大杀器。

前言

很多人将俄乌战争与Waves代币价格的上涨联系在一起,抛除新闻层面的炒作,从产品功能分析上,目前的Waves的确可以满足人们财产避险的需求,并且可以满足不同需求的体验。

1648363177(1)

俄乌战争期间Waves的价格飙升

原因如下:

  1. Waves拥有自己的交易所,通过Waves Exchanges可以直接购买USDN稳定币,该交易所集成了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功能,满足了人们直接用法币购买USDN的需求并有良好的交易体验。
  2. Waves的稳定币系统在设计上较为完善,引入NSBT极大程度的解决了USDN储备金不足的难题,进一步保证了USDN的稳定性。当SWIFT国际结算系统或其他支付基础设施关闭时,USDN可以起到法币价值转移的作用。
  3. Waves拥有DeFo(分散式外汇交易)。不同国家可以通过 DeFo 工具将USDN与EURN,RUBN,CNYN,JPYN,UAHN,NGNN,BRLN,GBPN,TRYN等各类算法稳定币进行兑换,满足了多种稳定资产转移的需求。
  4. 除了财产转移,Waves公链的生态建设也十分完备,包含了二级市场、借贷储蓄、NFT、游戏等项目,并且开发者依靠Waves开发工具可以搭建更多使用场景,满足了人们对金融服务和娱乐生活的需求。
  5. 前段时间发生交易所冻结俄罗斯账户资产的事件,这样的事在Waves上发生的概率极小。Waves旗下企业级服务平台Waves Enterprise多年来一直和很多俄罗斯的工业资产公司进行合作,业务方面涉及企业级和政务级,大到工业资产的转移,小到办公财产的记录,承接这种业务的能力目前只有Waves Enterprise一个区块链平台具备,对于一个服务企业级的区块链平台,Waves不会轻易去做让企业和政府客户恐慌的事情。

    图片2

Waves Enterprise部分俄罗斯客户清单

  1. 除了通过私链技术服务像微软这样的大型企业,Waves在公链生态建设上也比较完备,开发了多种DeFi、NFT、游戏钱包等面向大众应用。

因此选择作为财产避险的公链是符合逻辑的,虽然现阶段新公链概念的层出不穷,但是Waves是为数不多、已经经过多年考验的金融公链项目。

起源

Waves于2016年由乌克兰科学家Sasha Ivanov创立。

Ivanov在大学时主修了7年的理论物理,毕业后从事7年人工智能方向的工作,在业余时间,他一直活跃在以科学家为主的网络社区,后来区块链的社区越来越活跃,Ivanov深陷其中,之后便决定开发企业级区块链应用。

图片3

Waves创始人伊万诺夫

Ivanov对Waves的目标十分明确——将区块链应用到证券、众筹、法币转账等金融以及泛金融的领域,从而打造一条金融公链

如今Waves生态不仅实现生态内小循环,还在跨链方案的解决上也十分出众,做到了与其他公链互动的大循环,其发行的稳定币USDN也支持ETH、BSC等各链,目前正在市场流通。

二、市值与价格

Waves在2016年以接收募捐比特币的形式进行ICO,筹集了30000个比特币(约1600万美元),一度成为当时继The DAO和以太坊之后的第三大区块链众筹项目。

截止到2022年3月17日,参照coinmarketcap.com数据显示:Waves市值为 $3,422,333,753.19,总市值排名第45,是目前俄罗斯地区最大的公链项目。

图片4

Waves市值走势

图片5

Waves价格走势

Waves币价在2021年5月达到历史最高价 $41.86,近来走势,Waves在2021年10月份经历10周的下跌,从$ 32.44跌到 $8.02,在2022年2月21号市场整体下跌的情况下,Waves开始强势反弹,连续三周大幅上涨,从$ 8.2涨至$ 32.93,涨幅达300 %,目前接近历史压力位32—34附近。

三、稳定币 USD-Neutrino (USDN)
1.市值及分布情况

USDN在稳定币类别排名市值第8,,相比较于同为算法稳定币、同样具有自己生态的Terra USD,只有其一半的市值。

图片6

ETH链和BSC链上的USDN几乎全部用于在Curve协议中提供流动性,并且ETH链持有USDN数量远远高于BSC。

1648363717(1)

(注:Ellipsis.finance 是 Curve.fi 的授权分支,为 BNB 链上的用户提供 Curve 的 StableSwap 协议。)

图片9

ETH和BSC钱包第一USDN数量比较

2.稳定币系统设计

目前市场上普及最多的几种稳定币如:USDT、USDC等,它们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要依靠现实世界的实体资金作为储备,这仍然不够去中心化。Neutrino协议就是主要围绕解决这一点进行设计。

首先Neutrino没有像Tether公司的USDT一样采用法币作为储备金,而是采用算法稳定币协议,并以链上资产为抵押品作为储备金。目前的主要抵押资产为Waves。其次Neutrino 解决储备金不足的原理仍然是“利用市场趋利性进行自动调节”,但不同于Terra的UST,Neutrino增加了通过发行NSBT实现了将“储备金二次市场化”

这套稳定币系统由 Waves、USDN 和 NSBT构成:

(1)Waves

Waves生态的核心代币,用于支付交易费用。它基于lPoS(租赁权益证明)的共识机制,在Neutrino系统中可以充当USDN的抵押品。

(2)USDN

与美元挂钩的算法稳定币,可以用做其他资产的抵押品。

USDN的最大供应量取决于Waves 代币的资本化的最大值。

USDN没有预分配或预挖。USDN 供应量的增加和减少也由市场控制。

(3)NSBT

Neutrino的治理代币,通过智能合约生成,其参数取决于 USDN 的储备赤字值,可以用来维护USDN的稳定性。NSBT 的市场价格由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供需动态以及 Neutrino 智能合约综合决定。

除了充当Waves-USDN之间的稳定媒介之外,NSBT代币还可用作协议操作的支付,创建抵押头寸(针对 Waves 生成 USDN)并支付费用以形成“对冲基金”以生成新型合成资产,例如 GLDN (黄金)、EURN(欧元)等。

图片10

Waves代币架构图

3.USDN如何维持稳定性

(1)平衡状态

USDN的生成是通过智能合约系统自动实现,当一定价值的Waves 代币锁定在智能合约的账户中,便可以铸造相同价值的USDN。理想状态下当 USDN 和锁定资产的市值相等时,市值之间达到平衡。

(2)套利机制

当市场对USDN的需求增加时,USDN价格会高于1美元,此时交易者可以通过 Neutrino 协议将 Waves 代币兑换成 USDN,然后在交易所以更高的价格出售 USDN,从而获利。这样的套利行为将增加市场上的 USDN 供应从而维持价格恢复1美元。

1648357643(1)

相反,交易所的 USDN 供应量会显著增长,将会导致 USDN 的价格低于 1 美元,交易者可以在市场上购买 USDN,并通过 Neutrino 协议将其兑换成 Waves,进行出售从而获利。

这一点类似于Terra UST的套利机制,不同的是Neutrino协议还用发行NSBT的方式来解决解决储备资产价格波动的问题。

4.如何解决储备资产价格波动对 USDN 的影响

当Waves的价格上涨时,储备资产Waves 的市值开始超过 USDN 稳定币的市值。在这种情况下,智能合约会检测到储备金过剩,并生成相应数量的 USDN 来回购 NSBT 以增加USDN的供应量。

当Waves 的价格下跌时,储备资产将低于USDN对应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智能合约会检测到储备金不足,可以通过拍卖来消除储备金不足,在拍卖中会生成 NSBT,并要求用 Waves购买(NSBT/Waves交易对)。

为了方便理解 NSBT 的运行机制,我们举个例子:

假如USDN 目前价值 100 万美元,作为储备金的Waves价格下跌了 10%。

这样Neutrino 协议仅有90万美元的储备资金来支付USDN。

为了填补这10万美元的空缺,智能合约将发行 NSBT。发行多少NSBT将取决于订单簿中的订单及其来自交易者折扣。

图片13

假设此时只有一位交易者下了一个建议折扣为 20% 的订单。这意味着支付相当于 10万美元的 Waves可获得 12.5 万美元的NSBT。

当Waves价格再次上涨时,交易者将能够通过挂单以 12.5 万美元或更高的价格清算 NSBT。这样交易者的利润将达到 2.5万美元或更多。在此过程中,套利者实现盈利,Neutrino 协议补全了10万美元的储备金空缺。

5.USDN 对储备资产价格的影响

当USDN开始在市场逐渐流通时,Neutrino 这套机制将反过来开始影响用作储备的代币(以Waves为例)。

(1)通货紧缩

Waves储备金的规模决定了USDN的发行数量,反过来当USDN供不应求时,由于市场和Neutrino机制的调节,作为储备金的Waves将增多,市场中Waves的流通供应量将下降,Waves将出现通货紧缩,从而导致Waves价格上升。

图片14

值得一提的是,Neutrino 协议不仅适用于Waves,还可以为以太坊、EOS、Cosmos等面向 DeFi 的区块链平台提供通缩机制。

(2)无损交易

在传统代币转换中,Waves换成USD再换成Waves就会造成一定的价格下降,不同于其他第三方交易所,Waves自家生态的智能合约可以避免在交易时由于点差或流动性较低而导致的价格变化,可以保证从 Waves 到 USDN 的转换不会对 Waves 造成任何价值上的损失。

6.风险隐患及解决

以下列出了一些已识别的风险以及相应的风险解决计划:

1648356720(1)

7.小结

Waves通过引入NSBT使得USDN和储备金的市值实现平衡,从而解决了储备金不足的问题,在算法稳定币的设计方案上为我们拓展了思路,虽然Waves拥有自己的安全保护机制,但仍会面临上述风险。

USDN市值排名落后于同为算法稳定币的UST,不仅是因为USDN市值跟Waves的市值有很大关联,Waves的市值上限决定了USDN的发行上限,还因为应用场景和叙事,类似于Terra的UST,当Waves生态的应用更加广阔时,USDN叙事更加庞大,两者市值才会螺旋上升。

四、Waves 生态及主要应用
1.基本介绍

目前Waves主要应用包括 Waves 企业服务平台,Neutrino 协议,Gravity 协议等在DEFI和泛金融领域的应用,除此之外还有NFT收藏和游戏应用等。

图片15

Waves生态概览

同时Waves 针对开发者推出自己的Ride编程语言和配套的开发者工具。

图片16

Waves开发者组件

2.Waves锁定资产分布

在统计的Waves生态上协议数量远落后于前9名,但TLV已经排名前10,主要锁定资产集中在ETH链,其次是Terra链。(统计数据来自defillama.com)

图片17

公链总锁定资产排名

图片18

各链Waves锁定资产排名

图片19

Waves主要协议TVL排名

可以看出Waves生态内锁定资产目前主要分布于Neutrino (NSBT)和Vires Finance (VIRES)。

3. Waves Enterprise

Waves Enterprise是一个专注于为企业和政府提供区块链技术服务的平台。

Waves Enterprise使用了混合模型,混合意味着公有链和私有链在一个生态系统中融合,结合了公有区块链和私有区块链的优点。这样Waves既保留了去中心化、数据存储和隐私的安全性,又兼顾了法律的合规性

图片20

很多人分不清Waves Enterprise和Waves的关系,Waves Enterprise 是一个拥有独立团队的独立项目,在意识形态上与 Waves 生态系统保持一致,并可以通过Gravity协议共享Waves生态系统。Waves Enterprise技术曾经是 Waves 协议的一个分支,但目标用户不同,因此技术方面的交叉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Waves Enterprise区块链服务方案的应用领域包括:制造业、零售、艺术、卫生保健、石油天然气、金融科技、教育等,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订购选择。

主要合作伙伴包括:Alfa·bank(俄罗斯最大私人银行)、RUSAL(全球前十铝业公司)、X5 RETAIL GROUP(俄罗斯零售巨头公司,拥有16500家零售商店)、ROSNEFT(俄罗斯最大电信公司)、Rosseti(俄罗斯国家电网)等。除此之外,在与俄罗斯政府合作的国家电子投票系统也已上线。

图片21

Waves与微软合作

其中大多数为俄罗斯传统重工业和通信业的巨头公司,但并不局限于俄罗斯的产业。在2020 年 7 月 16 日,Waves Enterprise和微软俄罗斯办事处签署了一份关于在俄罗斯联合开发企业区块链的备忘录,就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云技术领域的战略合作达成一致。此类资产的清单非常广泛,大到重型机械小到基本办公设备。

图片22

产品迭代图

4.Vires Protocol

Vires Protocol是Waves区块链上的借贷协议。用户、钱包和 dapp 可以作为存款人或借款人参与其中。存款人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以赚取被动收入,而借款人能够以超额抵押的方式获得贷款。

图片23

Vires.finance 其中所有存入的资金平等地参与计息活动。当市场对借入资产的需求越大,APY 贷款方获得的回报就越大。用户可以借出和借出以下代币:WAVES、USDN、USDT、ETH 和 BTC。不仅如此 Vires.finance 还支持资产直接跨链,技术由Waves Exchange进行提供。

在之前Waves创始人曾发推文表示 Vires.finance 可提供25%以上的APY,这也让人们联想到了Terra 用20% APY吸引用户的Anchor ,类似于Terra生态—UST—Anchor Protocol ,Waves也形成了Waves生态—USDN—Vires Protocol的资金流。

图片24

5.Waves Exchange

Waves Exchanges 是最早建立在 Waves 链上的去中心化交易应用程序(DEX)。不仅集成了中心化交易所的功能,也采用了去中心化自动做市商(AMM)的程序。用户在Waves Exchange 中可以使用 CEX 常用的限价交易模式,也可以使用 DEX 的 AMM 机制。

图片25

Waves Exchange功能:

在Waves Exchange上,除了使用钱包外,还可以兑换加密货币,买卖稳定币并通过投资获得被动收入,除此之外用户甚至可以一键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可以说,它是与Waves协议提供的许多功能进行交互的强大工具。

图片26

Waves Exchange部分业务

waves.exchange 质押USDN获得12-15% 收益,每日结算收益、可随时退出。

图片27

6.Waves Keeper

Waves Keeper 是Waves生态的钱包工具,目前扩展适用于所有流行的浏览器包括:Google ChromeFirefoxOperaMicrosoft Edge

1648356811(1)

Waves Keeper 展示页面

用户可以通过Waves Keeper查看账户资产和NFT,可以在 Waves Keeper 界面中进行资金转账,并且可以直接通过与 Swop.fi 集成的 Waves Keeper 进行资产交换。

7. Gravity协议

Gravity协议是Waves生态下的预言机协议,用以实现链上链下数据交互和多链之间的通信。

图片28

(1)真实数据

Gravity没有发行本机代币,为其他应用集成Gravity服务提供了极大的便捷性。如果某个应用想要集成Gravity的预言机服务,他们可以使用协议本身的代币来进行支付,而Gravity的节点会共享这些收入。由于利益绑定关系,这个节点会很诚实地提供真实有效的数据。

(2)开放生态

Gravity创建了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开放生态系统,解决了拓展性和稳定性的问题。Gravity协议不仅帮助节点提供数据,同时还能提供资产流动性以及跨链交换。

于此同时Gravity协议可以将任意区块链链接到外部世界,允许在其之上构建足中心化网关,帮助完成资产的锁仓并将锁仓信息传递到另一区块链网络上,完成资产的跨链转移。

Gravity提高了加密资产的流动性和资本效率,为构建各种DeFi产品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使用场景。

8. Waves Ducks

Waves Ducks 是一款收藏 NFT 的数字鸭链游。Waves Ducks 中的所有角色、物品、资源和成就均由NFT表示。

目前每月平均活跃用户已达到296,000人,成为Waves社区的主力游戏,该游戏也激励社区一起推广 Waves 生态系统。

图片29

具体玩法包括:

(1)战斗:为不同的农场而战并获得代币作为奖励

(2)成长:培养小鸭并将其培育成等级更高的 NFT,可以提升NFT价格

(3)繁殖:孵化 NFT 鸭子以扩大收藏和赚钱机会。与大多数 NFT 不同,鸭子能够产生可以在游戏中提取或使用的 EGG 代币。质押NFT产生被动收入。

(4)公会:针对每个活动组织,Waves Ducks 都设置了电报群等交流社区。

图片30

Waves Ducks社区活动

9. Swop.fi

Swop.fi 是一个AMM自动做市商机制,允许用户即时兑换自己的代币,而无需创建订单或等待交易执行。Waves 区块链保证了每一笔交易在几秒内就可以完成,而且智能合约调用费用仅需0.005Waves。

图片31

该项目对于流动性提供者是开放的:任意用户都可以补充矿池并赚取SWOP奖励。目前项目总市值锁定(TVL):$ 21,471,027 美元

用户可以通过将流动性放到资金池中获得每个池的部分交易费用,除Waves-BTC池以外,所有池都将USDN或EURN作为交易资产之一。USDN质押年化收益基本在8-15%。

除了挖矿、兑换货币、治理,Swop.fi 还可以作为项目发射台,根据质押的 SWOP 数量购买门票,从而参与不同的项目。

图片32

Swop.fi IDO项目细节

10. Waves Association

Waves协会是一个致力于在全世界推进Web 3.0的非营利组织,主要用于促进Waves生态系统内的研究,为基于Waves协议的项目提供资助支持Waves技术。

图片33

类似于以太坊基金会,Waves Grants 推出赠款计划,以扶持那些为 Waves 生态系统服务的个人开发人员、团队和初创企业。

资金数额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考虑因素涉及:技术复杂性、建议解决方案的细节、开发人员/团队的需求、Waves 项目规模和重要性以及其他标准。

所有赠款都在 Waves系统中进行,拨款发放和授予程序通过 DAO 执行。

图片34

Waves Association扶助方案

Waves协会最近宣布为Waves基础设施上开发的项目提供100万美元的Waves赠款计划。作为Waves Tech的核心和有约束力的组成部分,Waves协会为整个Waves生态系统提供治理和支持,并为Waves培养更多Web3人才。

11.未来计划

1648356889(1)

Waves已经制定了1→2版本迭代的具体内容,包括:

(1)支持以太坊虚拟机

通过提供广泛的开发和分析工具的基础设施,使Waves更容易为外部团队所接受。

(2)开放新的DAO治理模式,

针对参与者奖励给予额外奖励,并可以在游戏中拥有 "皮肤"。Waves DAO将升级旧的futarchy概念,因此将推出一个新的通用治理模式,据说其应用将远远超过目前的区块链技术。

(3)跨链金融

将Gravity拓展为通往所有产业链的桥梁,创建一个通用桥接的集成组合。

(4)在美国开展更多的业务

Waves在2022年第一季度已经成立了一家美国公司Waves Labs,总部设在迈阿密,该团队目前正在招聘有经验的工程、商业开发和营销领导人。

在2.0版本中Waves宣布美国是推动2022年大规模采用的关键市场。并制定主要KPI是来自美国的团队在Waves上构建的产品数量。

在今年春天宣布一项1.5亿美元的基金和一项孵化计划,以满足这一需求,并继续发展和培养人才和市场机会。 此外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推出一个独立的DeFi基金,用于投资选定的基于Waves的DeFi产品。

结语

Waves生态十分庞大,但也正如Waves公链的定位一样,以金融和泛金融应用为主打产品。

在产品组成上,Waves生态从DeFi应用Swop.fi到游戏Waves Ducks,均用稳定币USDN串联,同时拥有自己的Gravity预言机可以实现稳定币汇率读取,跨链的数据交互,和链下数据上链等功能。产品交互上Waves Exchanges和DeFi类的应用相互关联,生态体验是比较顺畅的。

在业务选择上,Waves公链服务于大众消费者,Waves Enterprise服务于企业与政府,为Waves生态提供了多种需求场景,这是其它公链不太具备的优势。

从公链角度上,从DEX再到DEFI再到稳定币,Waves一直在跟进热点技术,在技术上拥有一定的优势,这些技术沉淀都可以为生态其他应用带来加成。比如Waves拥有多年沉淀的跨链技术,所以USDN 和 NSBT 代币除了 Waves 公链,还可用于以太坊和币安智能链等生态系统。

在稳定币上,拥有Neutrino协议加成的USDN算法机制设计较为完备,但目前USDN市值排名还有待提升,正如上文所述,USDN对Waves的影响是相互的,当Waves生态的应用更加广阔时,稳定币叙事更加庞大时,USDN的布局将为Waves吸引更多的资本,人们对USDN和Waves的共识性会更强。

WEB3进行时——崩溃、融合与新生

作者:吴啸

Web2与Web3的融合,

不可逆转且大势所趋,

元宇宙中会诞生一个无限增量市场,

而对于规则、标准与话语权的抢夺,

会是Web2和Web3融合的主战场。

混乱是阶梯,

区块链的创业者们也迎来了最后一次的机会窗口。

p0b27z12

一、 Web 2世界的崩溃

Web2的世界正处于一片红海竞争,烧钱、补贴、抓新与流量的竞争征战连年,用户苦不堪言。新的增量市场缺失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下场进入了白热化的肉搏战中。

Web2在过去的互联网大兴的10年中,已经重塑物理世界。无论是电子商务、移动支付还是社交媒体,影响了全球人类在赛博空间与物理空间的生活边界和社交方式。

adem-ay-Tk9m_HP4rgQ-unsplash

不过也是因为与物理世界的相互影响与融合,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站在了传统行业与监管部门的对立面。对于传统行业来说,互联网带来的影响是可协商的,他们大多是为了就业以及可量化的资源争夺,例如Uber以及各地缘的出租车、Amazon以及各国连锁商超,甚至越来越多的传统公司被吸引进Web2去寻找新的增量市场。

1646399473(1)

这背后的增量市场就是在于全球市场对于Web2科技树的技能点从未平均,掌握互联网技术以及标准的公司大多设立在科技强国。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服务与技术支持是由少数的跨国互联网公司提供,他们因此能够更加快速的席卷并且赢得了全球的市场。

download

互联网公司与各国监管部门的摩擦逐渐凸显,并且这种摩擦更多源于话语权以及规则的解释权。无论是欧洲的GDPR开始更多的保护用户隐私以及数据,还是美国对于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法案,都是监管部门对于数据、平台以及AI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疫情之后,一个全球性的经济危机酝酿已久。抛开极少数经济依旧在增长的地区,其实今天地球上大多数的国家都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了极大的经济危机之中。

在后疫情时代,无数的生意付之一炬,无数的产业崩盘归零。传统的Web2的巨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无论是来自传统产业的压力,还是监管部门的成熟,亦或是增量市场的收缩,立体化的对Web2的生存空间进行挤压。在这样的一个混乱又残酷的时间节点,我们看到了整个Web2世界正在陷入死亡阴影之中。

而在另一边,区块链驱动的赛博空间中的天空之城,正立于百万互联网公司的坟墓之上,扬帆起航。

二、代码与赛博秩序的重塑

“从来没有一种技术,可以在世界的范围内凝聚共识,编译并执行程序。”

互联网不是这样一种技术,因为巨头对于规则的制定、数据的把控建造起了一座座围城。今天任何一个开发者想要去在苹果手机上去发布自己软件与游戏,第一时间需要去申请苹果的邓白氏码。所有上架的应用,都需要经过苹果公司的审核,所有经手的流水都需要对抽取高额渠道费。

而区块链技术的诞生,带领所有Web3的先行者们,完成了出埃及记。

今天以太坊全球有超过1万个节点,为所有链上的应用、用户的资产以及关键数据提供着坚实的保证。倒逼无数Web2公司接受Web3的规则,让所有开发者都可以自由地在以太坊上进行编程与开发。

2019年笔者的文章“区块链-未来与现实的二律背反”里就阐述了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是在赛博空间中定义规则。如果说Web2世界是巨头们对于规则的画地为王,那么Web3世界就是打破了一切规则,释放全球开发者的生产力,迎来了Web3生态的自增长与自进化。

当赛博空间的秩序被重塑,我们看一种环环相扣的生长与自驱力。

718be74b-7a8b-45f0-9f03-7f97454231e2

因为区块链上经验证的合约公开,代码的重复利用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对于加密艺术而言,Erc721、Erc1155等经过形式化验证的合约,帮助了无数不懂代码的创作者。对于DeFi而言,标准化的安全合约库,让无数的项目可以快乐的搭起“代码乐高”,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Web2中无数次重复构造的轮子,甚至无数次的从开源改成闭源或者改造成所谓的“自主原创”,都是系统性的边际成本。

因为区块链上的代码规则统一,生态创新与二次创作拥有了无尽的可能性。Web3上原生创新的项目,都可以动态的链接在一起。Web2的公司每次合作,都会造成极大的成本。而用户数据的打通,规则的改变都是更不可逾越的高山。而Web3项目的竞合,可以无视任何规则。

对,哪怕竞争在Web3里,也是可以突破一切壁垒。无论是Looks向Opensea的用户进行空投,还是机枪池整合起不同的DeFi提供更高的流动性与APR,Web3世界里的竞合关系,正在演化出更多人类商业史上从未诞生过的形态。但是正是这样的Web3,对于生态创新与二次创作,提供了最好的土壤。社区与生态,随时可以对项目进行提案,增加更多功能;也可以随时发起分叉,去走出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因为智能合约可以设计规则,Web2和Web3世界的融合正在被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一张图片与NFT的区别,CeFi与DeFi的差异,游戏与链游的不同,这些背后都是Web2和Web3世界的势力范围的重新划分。当Web2的企业积极拥抱Web3时,他们会发现区块链原生用户已经完全熟悉Metamask,习惯用加密资产去购买各种各样的NFT,热爱不同的加密与计算艺术。这样的社区正在积极引导更多的Web2用户进入这样的世界,并且形成了一个蓬勃发展的组织。

三、Web3中踏浪而歌

积极拥抱Web3的公司越来越多,Web2的卷王们纷纷加入建造赛博天空之城的大进程之中。

1648123179(1)

在艺术领域,今天世界上最大的美术馆-俄罗斯冬宫美术馆正在铸造NFT,并且尝试把自己的藏品搬到线上;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已经对外正式出售了一批又一批的NFT;艺术界三大展览的威尼斯双年展,今年首次发起了加密艺术的展览。

一个时代人们对艺术的理解以及共识的凝聚,推高造就一个时代的艺术作品。激进点来说,所有的物理世界的艺术品都是在一个归零的过程中。无论是梵高的向日葵,还是齐白石的国画,都是当时时代对于的艺术的共识凝聚。

2d2c585d325fbbe3b058df17d1e8db39

而在今天的时代,00后从小是玩着王者荣耀、刷着抖音长大的。学习油画、国画的人群越来越少,也导致对于传统艺术的理解和共识分散。

注意力在哪,钱就在哪。也许未来,这些作品依旧会有价值,但是会是考古价值而不是艺术价值。因为如果光比年限,尼罗河畔古埃及的壁画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但是它们今天更多是考古价值得到了充分体现,艺术表达上已经很难影响全球的艺术界。

在这个Web3的大浪即将洗卷全球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加密艺术、赛博朋克、可编程艺术正在赢得更大的声量。

在金融领域,越来越多国家正在宣布加密货币合法化,越来越多的组织、大学以及基金会正在接受加密货币的捐款。无数公司、机构、甚至主权国家的基金正在购买加密资产。

2f5864f70c0e54bf0788661535132022

主权国家的资产配置很难选择别的主权国的房地产,然而越来越多的却很自然地选择了加密资产,因为他们也越来越理解代码即法律的背后,是世界范围内的金融流动性。

那么对于Web3世界的伙伴们,如何去在Web2和Web3的融合中获得自己的优势呢?

我认为还是对于区块链原生世界的不断探索,提升自己对于区块链原生创新的认知与理解。Web3的项目天然就是连结在一起的,单个项目也许茕茕孑立,但是无数的Web3项目会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片璀璨的天空。

未来Web3的用户只要钱包登陆,就能自然在一个界面里看到自己的所有链上的资产。使用自己任意的NFT,可以在不同游戏中进行游玩。打开聊天室,可以方便进入自己NFT的社区。随意点播一首最新的歌曲,可以给予任何一种token进行消费结算。随手打开喜欢的视频应用,根据链上数据推荐出更感兴趣的视频,例如Azuki的群像剧或者Uniswap的历史。自动累积的会员信誉,畅享所有Web3的服务。用户自己创作的NFT,则可以自动推荐给无数感兴趣的收藏者,快速换成Web2或者Web3里面的金钱。

1648123498(1)

这些场景一定需要Web2和Web3的大融合,这样会给全球用户带来全新的赛博空间的生活体验。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反复的注册不同平台,不断地提供者自己的私人信息,无数次的登陆登出切换会员,数不清却用不掉的会员积分以及肝了数百个小时却换来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游戏资产,或者被泄漏的个人隐私进行大数据杀熟。

互联网的世界中我们没有的选择,而这次,在区块链驱动的Web3的变革中,我们踏浪而歌。

四、混沌中的蝴蝶振翅

Web3理想的建立也绝非一条康庄大道。甚至来说,在Web3世界中成长会是比Web2世界更加残酷的一种进化方式。

Web2的用户在失去自己数据与隐私同时,也换来了安全与稳定。对于一个习惯了丢失银行密码还可以用手机重置的普通用户而言,一只脚刚踏入Web3的黑暗森林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刻。也许他从来不清楚,丢失自己私钥或者在Metamask中给一个钓鱼Dapp授权,可能意味着自己所有的资产归零。

换句话来说,当我们选择相信“代码即法律”,也需要对自己所有的资产独自负责。当我们认同一个项目选择fair launch,也代表着我们理解很可能会是scientist first的状态。一个Web3的世界是一个公平的世界,但是不会是个平等的世界。因为不可能人人都是懂代码的极客,而技术顶尖的极客在Web3的世界中则可以纵横四海。

不过因为一切都是早期,我们看到Web3中是机会更多的一片蓝海。这些机会来自于从Web2世界中正在移民的源源不断的增量。当Facebook、Twitter、Instagram都选择可以接受NFT认证成为六边形战士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全球的互联网用户都渐渐看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用户。当世界上超10亿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用户点开Metamask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一波波全新用户不断投身到Web3的世界。

1648123579(1)

在这样的融合大浪中,如何引导大厂理解区块链,理解Web3的规则,把他们转化成建设Web3的有生力量是非常关键的。就像今天已经可以接受NFT认证的互联网公司,无时无刻地在帮助我们宣扬Web3的产品,吸引更多用户来体验、使用以及支持Web3的变革。就像发明了电、发明了互联网,全球的C端用户的觉醒,离不开技术的大规模应用。而更多的Builder,更多Web2所不能诞生的创新应用,会让这些互联网巨头臣服,接受Web3的标准与规则,融入到我们的阵营。

WAGMI

WAGMI意味We all gonna make it,这里的all从来不是区块链的先行者们,而是今天整个Web2世界,直到全球所有用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区块链不应该变成少数人的自嗨,而应该是成为推动世界前进的革命性技术。

技术与认知的壁垒在这个周期,我们尚有优势,是去教育以及引导传统科技企业的最好时机。因为互联网大厂已经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如果错过,他们也会自己尝试,诞生自己的理解以及新的标准,裹挟用户,封锁流量,从而阻止Web3世界的诞生。

今天无论是市值还是生态, Web3与Web2的世界毫无可比性。所有加密资产加在一起可能都不及Web2中一家公司的市值。我们能做的是用积累的认知、技术以及规则去进行降维打击,一边批量转化Web2的力量,一边通过区块链底层连接起所有Web3的应用。

今天还有很多空白有巨大的机会,笔者经历了这次整个NFT周期,为数十个头部项目提供了技术支持以及生态支持。这里简单聊几个我个人认为很有潜力的方向:

1. NFT与数字藏品会是圈外用户认知Web3的很好的机会。

相比于DeFi等金融基础设施,普通人对于NFT与数字藏品的认知会更加直接。因为大多数人看不懂智能合约,也不会理解DeFi背后的计算原理,所以普通的圈外用户很难去直接体验一个DeFi。

1648123756(1)

而NFT则更加直观很多,就算最基本的图像、形状也会有好看与否。而且价格的高低,款式不同,给人的购买体验非常像购物。买开完盒的NFT像买衣服,而没开盒的像抽盲盒。这样的整体体验非常适合地面推进,而且相比于很多奢侈品,NFT的流动性以及保值可能更好。今天背着一个爱马仕的包包出去的机会不会很多,而且背出去也不知道真假。但是,顶着一个稀有的NFT在twitter上说话,不仅能吸引同好,更能大幅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也同样有奢侈品凸显品味与圈层的效果。所以,所有的品牌都会发行自己的NFT,或者在Web3的大浪中被甩下车。

2. Web2和Web3融合的基础设施以及整体环境建设,降低进入者的门槛会有极大机会。

例如,引领这波NFT起手式的Flow上完全支持美元、信用卡入金,为此也建立起了完整的圈外用户体验NFT的生态。这里并不单单是支付问题,也有降低门槛的整体环境。Flow上的整体用户与Eth上是迥然不同的,也许Crypto的OG不多,但是更多习惯并使用email登陆,信用卡支付的新型流量正通过他们onboard到Web3的世界。像这样的机会遍布各国各地。细分领域的王者,亦是王者

241656f0308c316989a4c2b52b092756

3. Web2和Web3融合的项目快速落地,会有系统性红利。

无论Adidas与BAYC社区发行NFT横扫Web3世界,还是耐克收购RTFKT, Web2的巨头都看到了系统性的机会。而两边粉丝群体以及NFT的稀缺性碰撞在一起,更是天雷地火。未来Web2和Web3融合的很多项目都会以NFT为起手,接着建设或者接入区块链驱动的元宇宙而席卷全球。Web3的世界中,所有元宇宙都可以相互读取对方的NFT,天然流通。以用户意志为核心,只要用户同意,他们的资产、角色和数据可以无缝的穿行于任意世界。当这样的无数个元宇宙诞生,必定产生系统性的红利。

37d22cfb8264f5779a79bcd63cd9efff

从这个周期到下个周期,我们依旧面对的是个混沌初生的Web3世界。Web3可能还需要1个周期才能建设起这个愿景,但是命运齿轮已经拨动,所有区块链的创业者们需要在这片混沌中振翅高飞。

五、死亡或是新生

无论成功与否,在下个周期我们都会见证Web3的死亡或者新生。Web3从来没说一定能够成功,其中的底力在于觉醒的builder能否坚持下去。当太多trader挣钱后离场;当builder因为劣币驱除良币无法生存;当Web3的先行者们放弃信仰归顺于Web2的势力;Web3也会成为永远无法实现的泡影,就像无数理想主义一样消散在时光中。人们也会选择回到现有的互联网服务,机械性地重复点击“我已阅读上述条款”,反复注册不同平台与产品。

但是,以太坊诞生至今让我们看到了一条从未有过的道路。一个底层,可以连接全球的开发者。一种技术,可以公开透明地连接超千亿的资产与数据。一个生态,不是公司却每天无数开发者在上面自由开发。就像3年后的今天,我依旧能想起第一天部署智能合约到以太坊的那个下午。惊奇、兴奋又带有一丝喜悦。“啊哈,原来这样就能铸造一个NFT。”

greg-rakozy-oMpAz-DN-9I-unsplash

作为武器的稳定币

作者:rywang-signifier

我们预计,未来发行自己的稳定币将成为一个项目成功的关键,稳定币在牛市将是用于进攻的利刃,在熊市将是用于防御的护盾。

1648127982(1)

一、货币起源于贸易分工

很久以前人们便发现贸易会带来幸福(The Wealth of Nations, Adam Smith),因此会有人专门从事贸易,他们被称为商人。更多的贸易需要更复杂的分工,分工的扩大使得人类开始使用货币。

早期各地的人类会在某个时间段选定某个商品作为货币,因为没有它,贸易当中的计算成本和信任成本会很高。

1

图1 有了货币,各个商品之间的交易只需要一种价格

但是前现代社会中并不是只有幸福,人类还要面临还有无穷无尽的自然灾害,毒蛇猛兽,甚至人类内部的战争。所以人类又组织了家族、政府、军队、宗教等基于戒律封闭组织,这类活动也产生了分工。

这类分工和基于自由主义市场贸易的分工截然不同。后者的分工竞争的是商品的质量、性价比等,最终目标是货币计价的利润。而另一类科层制特征的戒律组织中,分配资源依靠的是暴力和条例,即更暴力的,发明条例拥有更多信徒的团体会分配到更多资源。

在工业革命和全球贸易前,戒律类的分工主导了人类社会,他们也进行贸易并参与市场,但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扩大市场和扩大分工,而是获得权力和收买下属,因此他们天然更喜欢稀缺、供不应求的东西作为他们的货币以便掌控,如黄金。

商人组织和开放市场受到几千年的压迫,也被迫会去使用这些供应不足的商品作为货币。

假设市场上有 10 种贸易和分工活动,每种活动带来的收入分别是 10 元、9 元、8 元……1 元。

消费者支付的边际成本为使用货币的成本,当这个货币稀缺时,成本则很高,此处假如为 7元,则收入 10 元的活动会获得 3 元利润,收入 9 元的活动会获得 2 元利润,当收入为 7 元的活动则没有利润,收入低于 7 元的活动则无法进入市场分工,它们要么被消灭,要么只能依附在戒律组织里,因为戒律组织可以靠专制、服从、信仰、禁忌等条例降低成本。

2

图2 货币不足导致只有部分交易可以市场化

现在大部分人已经认识到用货币进行组织和分工的平均效率大大高于基于戒律的分工。

历史上商人、资产阶级也通过革命等各种斗争夺回了发行货币的权力并保持到了今天。但即使回到之前的案例,假设货币不再稀缺,货币成本降低至 3元,那么结果将是市场的扩大,分工的扩大,对应的是基于戒律的分工规模将越来越弱小。

3

图3 货币增加带来市场分工扩大

补充一点,此处的货币增加来自于分工需求的存在而增加,而非来自食利阶层为了掠夺民间财富进行的增发。

总之,基于奴役和赏赐的货币就是无法和基于贸易分工发行的货币竞争,使得在历史上货币的定义权和发行权发生了更迭。

二、信用货币淘汰商品货币

如果用 M 表示市场规模, Q 表示交易的规模(即市场的广度), V 表示交易的种类(即市场的深度), x 表示交易规模带来的货币需求, y 表示交易种类带来的货币需求。则有如下的公式:

当货币数量一定时,即 x + y = 1,则交易规模和交易种类存在“替代 – 取舍”(trade off)的关系,意味着交易规模(广度)越大的经济体,分工水平(深度)就越低。这也解释了在货币不足的年代,常有小国获得与其自身规模不匹配的国家力量,如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甚至更早期的威尼斯;而大国反而难以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如 200 年前的奥斯曼帝国和大清帝国,当时被称作西亚病夫和东亚病夫。

而当货币数量可以扩张时,即 x + y > 1 ,则市场规模 M、市场广度 Q、市场深度 V 都将成倍放大。所以在信用货币时代,百万人口的小国影响力逐渐下降,亿级人口的大国影响力逐渐上升。

商人、资产阶级获得货币发行权时并没有立刻认识到这个问题,虽然开始了纸币的发行,但仍然以金本位为主,本质上还是商品货币,仍然存在货币不足的现象,虽然市场的扩张不再受戒律组织的干扰了,但商人自身的储蓄、财富跨代传递的需求却阻碍了市场扩张:商人们赚的越多,就会收藏、贮存越来越多的货币,使得当下流通的货币逐渐短缺。货币减少的直接结果就是市场竞争的“内卷化”:分工水平不增反降,竞争失败的群体又退回到戒律组织里,甚至最后带来经济崩溃。

4

图4 因储蓄导致流通货币减少,部分商业退回到了戒律分工

后来人们是通过以“未来收益”定价的信用货币解决了货币不足的问题,“未来收益”也从实物脱离,成为一种特殊的商品:资本,如债券、股票、不动产等。

三、信用货币之间的竞争

信用货币背后是“未来收益”,好的“未来收益”意味着能创造更多的货币,意味着更多的泡沫。因此,信用货币的竞争呈现出,谁更多谁就更好,这样反“常识”的样貌。

如果用 C 表示创造的资本,即“未来收益”, R 表示预期现金流收益, d 表示贴现率,则有:

任何资本都有两个独立的贴现率:真实贴现率 d 和临界贴现率 D。前者即资本实际获得“未来收益”对应的贴现率;后者则是指“未来收益”最大化时对应的贴现率。如果把临界贴现率 D 与真实贴现率 d 之间差额 ∆d=D-d 定义为信用冗余,风险就可以写为 D/∆d 。临界贴现率越大,风险越小;信用冗余越少,风险就越大。

临界贴现率 D 只有在信用崩溃时才能被真正确认,因为信用不能无限大,所以临界贴现率 D 一定存在,但无法直接确认。

当预期现金流收益相同时,不同的贴现率将产生不同的“未来收益”,如果市场允许套利,则高贴现率的信用一定会驱逐低贴现率信用。因此,从货币数量的角度,最优的真实贴现率 d 将尽可能趋近于临界贴现率 D,以创造更多的资本。

5

图5 同等现金流下,更高贴现率创造更多的资本

另一方面,从风险的角度,当 d 贴近 D 时, ∆d 接近于零,意味着风险 D/∆d 趋于无限大。如果追求风险最小,则最优的真实贴现率 d 应接近 0,即回到商品货币,或者取消市场。

所以同时满足最大数量和最大风险的“最优贴现率”不存在,它意味着效率和风险的权衡。因此,信用货币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取决于临界贴现率 D,更高的 D 意味着在不牺牲 ∆d 时也能获得更高的真实贴现率 d

6

图6 货币 $ 扩张时货币 ¥ 也会扩张

假设货币 $ 由 A 国信用生成,其临界贴现率 D$ 为 100;货币 ¥ 由 B 国信用生成,其临界贴现率 D¥ 为 50。当两个货币公开竞争时,只要 $ 的真实贴现率 d$ 上升,因为套利,则 ¥ 的真实贴现率 d¥ 只能跟进。

7

图7 货币 ¥ - D¥ 与货币 $d$ 同步的过程

一旦 $d$ 超过了 50, ¥ 继续跟进则会逼近 D¥ ,造成 ∆d¥ 接近零,加大了风险,这时货币 ¥ 的最优选择,就是与货币 $ 挂钩。货币 $ 的真实贴现率 d$ 成为了货币 ¥ 的临界贴现率 d¥

8

图8 货币 $ 的收缩使得 d¥ 无论怎么调整, d¥’d¥ 都会有一个接近零

在降息和货币扩张的周期中,货币 ¥ 将真实贴现率 d¥ 提高到自己临界信贴现率 d¥ 之上(>50);但如果进入加息和货币收缩的周期,货币 $ 将真实贴现率 d$ 降到货币 ¥ 的真实贴现率 d¥ 以下,以货币 $ 的真实贴现率 d$ 作为自己临界贴现率 d¥ 的 B 国,就会更早出现信用冗余 ∆d¥ 接近零的情况,债务危机随之爆发。

总之,信用货币之间的竞争比的是谁能合理的创造更大的泡沫。临界贴现率 D 的差值就是优势,对于发行法币的国家主体, D 取决于国家信用。

四、从创业到运营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可以分解为资本型增长和现金流增长两个阶段,即创业和运营,对加密和 web3.0 行业也不例外。用公式表示则为:

其中,

C 代表资本,是“未来收益”的贴现,表现为资产的估值;

I 代表一次性投资,如风投和基金的早期投资;

S 代表资本剩余,即市值大于投资的部分;

R 代表真实的收益,如平台的抽水、链上 gas 的消耗;

V 代表可变成本,如公司对员工的薪水、dao 对社区成员的激励、办公场所的租金等;

S’ 代表现金流收入大于支出的部分;

d 则为贴现率。

行业内大部分 web3.0 应用、新公链的很多生态项目,目前仍处于创业阶段,未来它们面临的压力可能不是熊市,而是要直接和强势的 web2.0 公司竞争。

它们需要发行的自己的稳定币,一方面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 C,因为稳定币的贴现率更高,另一方面使用稳定币将更快切入市场,主动获取行业外用户,为将来的再融资或者进入运营阶段积累潜在的 R,而不是等 “加密行业普及后,就会有很多人用我们的应用了”,那样的话就太晚了。

行业内规模较大的公链、Defi 协议、中心化交易所已经进入运营阶段,未来它们只要发行自己的稳定币并以此为结算和开销,便可以更容易的为自己创造正向现金流,巩固自己的优势,按计划开拓新的市场,不用担心市场波动,换个角度想,现在的已经形成规模优势的亚马逊和特斯拉,虽然自己不发行稳定币,但通过自身经营已经能源源不断赚取法币现金流,所以已经不会受股价因非自身原因而下跌的负面影响了。

对于比较成熟的项目,发不发行稳定币不是二选一问题,而是先后的问题,因为发稳定币的项目将在运营阶段对不发的项目形成优势,前者 S‘ 持续大于零,而后者伴随着失势其 S’ 将小于零,最后被用户和资本抛弃。

五、结论

人类走出文中第一章,即商品货币从无到有,经历了上千年,走出文中第二章,即信用货币挑战并取代商品货币,经历了约 200 年,目前正经历文中第三章的阶段,即信用货币之间互相竞争,至今时间约为 50 年。

加密货币行业以 2015 年 Bitfinex 上线 USDT 交易山寨币取代了 BTC 作为山寨币交易对为时间点,标志着行业结束了只有商品货币的时代;目前 Binance 交易所发行了自己的 BUSD,Terra 发行了 UST,以及诸如 MIM、OHM 等算法稳定币,标志着信用货币开始全方位挑战商品货币,并捷报频传;可以预见未来不管监管的尺度松紧,行业一定会进入信用货币互相竞争的阶段,届时所有的项目都会将被问道:“为什么不发稳定币”。

三百年前的加密货币:从约翰·劳看货币的二次赋能|货币解释

作者: Tiny Hand

如果一个代币的价值不断贬值,人们对它失去信任,该如何让它迅速升值甚至超值?三百年就有人给出了解决方法。

1

在还没有现代银行货币体系、用金币银币充当货币时的年代,约翰劳就首次发行了纸币,并且用国债作为购买公司股票的门槛,使不断贬值的国债大受热捧,缓解了法国政府的债务危机,但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限制,一些设想的功能并没有实现。

而300年后的今天,国际货币体系完全摆脱了金本位制度,形成了类似于约翰劳所设想的基于信用的系统,在更进一步的加密货币领域,每天都在循环上演约翰劳的剧本,使当时的设想成为可能。

本篇文章我们将揭秘约翰劳创造“信用纸币”的手法,并尝试设计为代币赋能的模型。

我们来看看事情经过

背景是当时法国政府因为陷入财务困境,走投无路之际授予约翰劳特权,以帮助法国度过债务危机,“基于信用的纸币系统取代基于铸币的银行系统”由此得到了实施机会。

1.通用银行

约翰劳首先成立了通用银行,该银行发行的纸币可以随时兑换成金币,人们也可以交易使用。由于纸币便携性和以贵金属为担保信用度极好,再加上政府向约翰劳承诺不会干预贬值,甚至一开始约翰劳规定纸币对金币有1%的溢价,人们开始兑换约翰劳的纸币。

2

2.密西西比公司

从法国政府里获得了单独开发北美洲和贸易的垄断特权后,约翰劳成立了密西西比公司,随后用“挖掘黄金”作为密西西比公司的宣传亮点,约翰劳将通用银行吸收的存款投向密西西比公司,使得该公司股票当时股价不断飙升。在暴富舆论和急剧升高股价的配合下,人们纷纷开始FOMO,寻找购买股票的途径。

3

密西西比公司股价图

3.设置门槛

约翰劳规定购买股票的人必须首先购买国债,然后用国债来购买股票。

让我们算一笔账,假设你要购买100万的股票:4

我们看到实际投资收益率高达了200%,人们开始大量购买债券和股票,在自由市场,股价甚至达到了发行认购价的10倍之高,约翰劳和政府利用人们的FOMO情绪,又增发了15亿里弗尔股票,发行规模达到了前两次的12倍。

通过以国债买新股的办法,一度使这些如同废纸的国债券价格回升至票面值。

政府通过出卖国债而得到货币,密西西比公司获得了国债,公司把这些国债全部销毁,免除政府的偿付责任,而政府在未来25年每年向密西西比公司支付4%利息

4.改组银行,债务转移

法国政府将私人银行改组为皇家银行,开始大量发行纸币,1720年底,法国的纸币发行量达30亿里弗尔,而皇家银行的储备只有7亿里弗尔,政府也通过支付利息的方式,转移债务,从而免除了巨额债务。

5.后续

根据资本充足率计算,即使按最低估的数字,皇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达到了16%,比巴塞尔协议规定的现代银行数值整整高一倍。再加上首先去皇家银行挤兑的竟然是皇家本身,任何银行都无法拒绝承兑,当时的英格兰银行也不行,或者说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家银行能抗住。由于黄金储备无法来兑付挤兑的纸币。全法国所有的黄金兑换最后都陷入停滞状态。

约翰劳为了避免经济彻底崩溃,颁布通货紧缩法令,计划逐月将密西西比公司股票的官方价格从每股面值9000里弗尔降至5000里弗尔,同时他还将流通纸币数量减半。然而,民众对纸币和股票都已丧失了信心,公司股价持续暴跌,“密西西比泡沫”破灭。

评论

虽然最终结果宣告了失败,我们仍然可以回顾约翰劳的操作,从中获得一些发现,并与加密货币进行比较。

整个计划的第二步是重点,约翰劳创造了一个愿景——“密西西比公司会在北美挖出黄金”,在人们想购买时,约翰劳又设置了购入股票的前提条件,即必须购买国债才能购买股票。

约翰劳使用了两种手段,一是用人们换在银行的金币去投资密西西比公司,使股票价格不断上涨,二是利用法国政府的背书,大肆宣传密西西比公司在北美的特权。用大话题来掩盖小话题,约翰劳让人民在购买股票的同时也购入了大量的国债,从而缓解了法国政府的债务危机。

从货币属性上看为什么人们会买约翰劳的纸币?

  1. 可以随时兑换金币
  2. 不受政府中心化干预而贬值
  3. 贵金属为担保信用
  4. 相对金币便捷
  5. 政府接纳以这种钞票缴交租税

如今加密货币的属性,稳定币可以随时一对一兑换成美元,在链上的交易行为具有去中心性,以美元储备金进行担保(USDT为例),而吸纳市场资金的方式也是作为中间物。两者在产生之初的原因不同,但在快速构建共识、提升货币价值上大同小异。

5

储备金在哪里?

据资料显示,当时人们并没有在实际生活中去使用纸币,最多的使用者则是一些机构和公司,由于纸币的便捷性,它们常被用于大额转账和结算,而公司与银行的借贷关系对公司产生制约作用,让公司不会大规模抛售和挤兑。这让人们更加相信纸币的价值,可见大型公司机构的使用给纸币带来了价值背书。

底层民众其实不担心储备金够不够,只要机构和政府等一些资金量庞大的组织都在继续持有使用,他们就不会产生质疑,而一旦政府等凌驾于银行之上的权力机关进行大规模挤兑,就会使民众造成恐慌,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事实上约翰劳的计划最后也是因此失败。

现在能否解决当时的问题

当时约翰劳曾经想过两点来解决保证金储备的问题,一是通过法国的税收来直接征集金钱,二是用发行纸币来达到间接征税的目的。这些都被当时的包税人制度所阻碍。

法国王室为了省事实行“包税人制”,将税收包给了权贵阶层,包税人拥有收税权,每年只需按时上交规定的数目,其余多征收的归包税人,这使得监管和税收效率都无法得到保证,约翰劳最终没有解决“税收作为保证金”的问题。

而在如今加密领域一大进步就是智能合约的出现,通过智能合约可以实现每笔交易自动分税的功能,从功能上实现了去除第三方的目的,也更加透明,使人们更加信任这套系统,在结构上更容易构造约翰劳的信用货币系统。

针对储备问题,目前稳定币中的算法稳定币是一种突破,它解决了约翰劳的问题,不用法定资产或加密货币作为储备支持,而是完全通过算法和智能合约来管理代币的发行。功能上来讲,它们的货币政策类似于中央银行的货币管理方式,也更方便于平台管理。

后来约翰劳纸币价值下降的原因一是资本外逃,大户提前将纸币换成硬币偷渡出法国,二是流通下降,导致纸币单边贬值,现在DeFi用于提供流动性提供了多种方案,可以刺激流动性的提升,甚至可以脑洞一下,项目方可以在后期引入Olympus机制、以达成质押不动的共识,来减少资金外流。

时间回到2022

我们看到在很多ICO的项目疯涨之后,市场自动为人们创造了一个愿景,即“参与ICO的项目会大幅升值”,此时交易所与项目方合作推出了IEO,交易所为用户筛选优质项目进行审计上架。

这与人们购买约翰劳纸币相似的两个要素就出现了,一是股票(代币)升值,二是权威(交易所)背书。

6

具体我们以参与币安的一次IEO为例:想要参加币安IEO必须要有50个以上$BNB在账户中,每50个$BNB可以换一支签,一支帐号最多10支签,这变相使“拥有$BNB”成为了参与IEO的门槛。

人们在购买$BNB使之价值也不断升高,$BNB拥有了作为IEO入场券的实际用途。而参与购买密西西比公司股票的前提是必须购买一定数量的国债作为入场券,两者都是被作为“入场券”获得了二次赋能。

7

不同的是约翰劳当时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国债升值,所以他只能选择“纸币—国债—股票”的路径,不仅要获得印钞权,还要完成国债的二次赋能,这比现在的平台币多了一步,但也为我们带来一些代币设计的灵感。

一种新型代币系统

我们回过头来看,约翰劳合并的公司相当于美联储和美财政部的集合体,负责发钞、征税和处理国债的所有问题,通过出售股票的方式去吸纳过去的高利贷国债,从而降低了政府的融资成本。

那么现在的项目方同样可以参考这个模式设计自己的代币体系。

由此为例我们设计一套组织代币系统:

8

首先代币组成为:

1. 稳定币

目的:使组织获得“印钞权”,定位:稳定可靠的结算媒介,

在刚开始可以像约翰劳的纸币一样用溢价来获得用户流量,相比于平台币,稳定币的价格与团队做事是无关联的。

2. 平台币

相当于平台的股份币。在功能上串联平台生态链,用于支付生态中的手续费、服务费,平台币的价值更依赖于团队的赋能,也就需要团队不断做事来盈利。Binance已经给我们一个成功的平台币赋能案例,也使“证券化代币”变成“实用化代币”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3. 项目币

在生态上的项目方发行的代币,代币功能和价值主要受项目方的影响。在符合生态标准的前提下,项目拥有自主治理权。

三种币相互关联来进行赋能

如:项目币和平台币进行绑定(IEO),项目币和稳定币进行绑定(交易结算),通过不同的模式设计,相互赋能,用来维持一个组织机构的治理和盈利。

9

三个币关系图

这个模型也在快速融资的效率上得到了约翰劳和币安的双层验证,但是大部分组织没有法国或币安那样的可协调资源进行配置,所以并不能支撑起这个模型,更多是尝试进行三种币的关联。

如何关联?

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公司,空有模型设计而没有自身资源是无法运转的,一定要有初始资源作为最初的燃料,法国的初始资源是殖民地的垄断权、币安的初始资源是交易所竞争力,通过初始资源的置换,法国给密西西比公司放权,币安赋能给开放平台的合作伙伴,这些都为它们置换来了实用价值,使代币不再是空壳,通过不断的资源置换,实现了代币体系的串联。

所以对于一个组织,个人建议是整合自己的资源,发现自己更偏向于三个币中哪个角色,再去找到和另两个币交互的路径,利用资源置换不断地反哺自己的代币,同时拓展自己的代币功能,逐渐实现模型的运转。

结语

那我们回到开头的问题:如果一个代币的价值不断贬值,人们对它失去信任,该如何让它迅速升值甚至超值?也许参照三百年前约翰劳的做法,通过资源置换对它进行二次赋能,是一种可以尝试的做法。

历史总是相似的,但思想不应该被现实禁锢,crypto在理论上提供了可能性,要做的不仅是对历史遗留问题进行反思,更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体系。

GAMEFI和P2E杂谈:是什么成就了一款游戏?

作者:Blanker

前言
我对GameFi的定义

对于我个人来说,除了 GameFi 更精致抗鲸鱼 以外,大多数GameFi和DeFi项目没有区别。

P2E的前提是足够多的新人进场接盘,并且代币的分发模式足够平缓,用有限的用户收益延长项目的生命周期,但并不能解决游戏长期来看没有可玩性的问题。

游戏属性还是金属属性

GameFi的“Fi”,就是因为它带有金融属性,P2E和DeFi基础设施是连接“Game”和“Fi”的桥梁,P2E也正是影响游戏生命周期的关键因素。目前,大量的玩家并非被游戏性吸引,而只为了获得收益。因此,代币的二池深度、买盘、分发速率和分发模式模式直接限制了游戏的生命周期。

大量的游戏并没有所谓的游戏性,而只是一个击鼓传花式的、新入场者给老玩家接盘的养老金模式。所谓的游戏设计者也并不是在增加游戏性,而是像旁氏工程师一样想方设法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

P2E悖论

因此,P2E这个命题本身对我而言可能都是一个悖论——传统游戏的收益落入公司和打金工作室的口袋中(而且游戏公司还在想方设法地防止打金工作室),而链游的收益是由开发团队和普通玩家瓜分。有高质量游戏开发能力的公司为什么要和玩家分钱,有bot开发能力的团队为什么长期不来抢夺这块蛋糕,而把利润留给普通玩家?

进一步
精美的旁氏

GameFi更精致,是因为大部分项目都独立开发合约,在相似的旁氏模式下套上了不一样的外皮,用单代币(BSC早期游戏)、双代币(比如 Axie Infinity)、金本位(比如 CryptoMines)等不同的形式尝试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这也是我在上一次 @maodaoresearch 的Twitter Space中提到的,GameFi最大的问题就是玩家的收益率太高了,如果收益减少一些,游戏反而能活得长久一点。

强如 Axie Infinity 这样的游戏,也没有人能挡住$SLP持续下跌的趋势。$SLP仍然需要靠套娃($RON)来给代币赋予价值并保证玩家的有利可图。距离Ronin链开始挖矿过去了一个月有余,$SLP从高点下跌接近80%。

这一次受伤最惨重的是没有玩 Axie Infinity,却希望参与到GameFi繁荣生态的鲸鱼们——他们难得地看到了没有资金容量上限的池子,却成了打金者的收益率。我自己周围没有套保挖$RON的大户惨叫连连,套保的人如果没有动态调整敞口(随着$SLP下跌,$SLP敞口会增大,因此要持续追加空单)也已经承担了超过20%的无常损失。

抗鲸鱼

GameFi抗鲸鱼,是因为个人无法大资金进入一个游戏。GameFi并不像DeFi一样,有钱人和穷人能够享受同样的收益率,而是玩家对自己投入的每一份资金需要配套投入一定的时间,以此换取一份收入。因此,对于没有bot开发能力的鲸鱼而言,无法像参与DeFi项目一样大资金进入一个游戏当中。

打金机器人

从bot的角度上来说,链游的bot需要根据每个游戏高度定制(而不像DeFi大部分场景下可以稍微修改就实现互通),因此写bot的成本上升。然而,写bot成本上升并不意味着bot没有人写bot,而是相比DeFi而言,分蛋糕的人更少了,每个人分到的蛋糕更大了。

作为个人开发者而言,因为每一个bot的开发周期较长,而游戏的生命周期又不稳定(甚至还没有完成开发游戏已经走向终点),大多数时候个人开发者是没有精力来逐个游戏开发bot的。因此,需要更专业、团队协同的bot开发(我知道的最大的工作室有超过60个开发),而个人开发者会继续选择留在DeFi生态中开发新bot或者迭代现有的bot。

bot就像是传统网游的打金工作室,而bot横行的终极场景就是个人玩家的收益少到无法以个人能力从游戏中获得收益。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在打金工作室入驻传统网游之前,它们也曾是P2E。

抗bot更不切实际,就连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这样的游戏都能有打金工作室和外挂,一个链游怎么敢说自己能抗脚本和外挂?

P2E存在的原因及结果

链游之于传统游戏,之所以能够实现P2E,是因为游戏资产可以轻松兑换成法币,本质上还是享受了区块链的红利。传统的游戏也可以P2E,只不过游戏资产兑换法币的通道需要大量成本才能打通(比如维护淘宝店),对个人而言难度较大。如果没有P2E,游戏又为什么需要区块链呢?

链上低磨损的P2E的结果,是玩家会为每一个行为衡量机会成本,因为他们手中的代币对应的美元价值只需要打开DEX就清晰可见,并且可以轻松变成法币退出。

总结

基于上述的前提,我觉得仅仅吸引大规模玩家和scholar的公会并不能在这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因为一个成熟的小团队可以堆砌出成百上千倍的bots来模拟用户,并且这些用户行为完全可以模拟真实玩家。公会的价值捕获还需要其他形式的努力(比如电子竞技)。

同时,一款成熟的游戏应该“没有最优解”。目前,所有游戏的最优解就是无情抛售,而真正合格的游戏应该机制足够复杂,让bot只能参与到一个边际效用较低的场景中,而真正高附加值的决策和行为与游戏当前的状态有关(比如,在EVE里当倒爷,你现在最该买什么?)。传统的网游也有打金工作室存在,而打金工作室只参与了游戏生态的一个小环节,上面还堆叠了其他的玩法和机制让金币的产出并不是唯一影响游戏性的因素,也因此很难让游戏经济系统土崩瓦解。

最重要的是,足够好的游戏性才能让一个游戏被称作游戏。

敦煌游随想 --- 石窟版Metaverse与感知

前言

“我Tony Tao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敦煌风化之前尽早去看一次!”

为了实现TT的梦想,同时为了在实习生走之前给她留下一个粉红色的回忆,我们踏上了去往敦煌的旅程。

说来也巧,在敦煌期间,支付宝就发行了敦煌主题的支付宝封面NFT,熟悉我们的肯定知道,我们年初就重点看Metaverse了,虽是巧合,但也颇有命运安排的味道。

王德峰教授名言:“人40岁以上不信命就是没有悟性。”,深以为然,再加上在敦煌游时也有了点对NFT和Metaverse的感想,理所当然的要记录一下,遂有此文。

敦煌莫高窟 --- 跨越千年的石窟版Metaverse

敦煌莫高窟,相传是前秦建元二年,一名叫乐尊的和尚云游到敦煌此时正好夕阳西下,阳光照耀着三危山,远望山顶金光万丈,似有万佛显现,于是乐尊和尚发誓在此修行,并在三危山的悬崖峭壁之中凿开了莫高窟的第一石窟。当时正值北魏、西魏、北周时期,统治者崇信佛教,除了和尚,大批王公贵族也支持开凿洞窟,修建佛像。此后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宋、元朝等国,累计至今,已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俗称“千佛洞”,并藏有五万多件古代文物,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

mogaoku
(由于不能拍摄,所有图片皆来自网络)

■ 一次保底8连抽的沉浸式盲盒体验

游览莫高窟的行程,是一次保底8连抽的沉浸式盲盒体验。

莫高窟一共735个洞窟,但是由于后期的人为破坏以及岁月的摧残,完整性已经被严重破坏,无法承受更多的旅游资源,所以莫高窟虽然拥有“墙壁上的博物馆”等美誉,但并没有去评选5A级景区,为的就是在保护景区与对外展示莫高窟历史文化之间保留了一份克制的平衡。在此平衡下,莫高窟仅放出66个石窟,12条线路,每条线路会随机选择8个石窟进行参观,每天开放的石窟是根据人流量和开放时间随机安排的,其中包括一个保底的96窟9层塔大佛殿。所以我们亲切地称这种游览安排为保底8连抽盲盒式游览。莫高窟也会定期释放出新的卡池,例如在2020年7月之前,石窟盲盒的池子深度才40个,现在66个的窟池深度,是随着专家们评估逐渐开放的,并且据说还有特殊窟池。

foxiang

(这里强烈推荐《又见敦煌》,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特别是最后的场景,就真的就用一个个盒装历史的方式展现不同朝代的场景。)

zhanlan1

zhanlan2

■ 每个盲盒都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沉浸式文化体验

莫高窟的石窟,空间上横跨了罗马到印度,时间上跨越从前秦到元代,历经千年。经历了一千多年,洞窟的这些建筑风格、彩塑、壁画已经是一本艺术和社会文化的编年史了,不同的朝代,不同社会风貌、不同信仰、不同的地域国家文化都汇聚到莫高窟。可以感受到来自不同时空的凝视和交流。
虽然一次只能8连抽,并且导游很吝惜手电筒的灯光,但是在这8个石窟里,能看到我们熟悉的九色鹿故事的原型,能看到不同朝代的三世佛,能看到经典的反弹琵琶,甚至在短暂的游览中,已经能分辨出不同朝代的风格:隋唐时期的精美、细腻、表情灵动;宋元时期模仿隋唐,但技巧略显稚嫩;南蛮入侵后为了文化输出的劣质仿造;如果看到比例失调、表情僵硬、色彩土味的灵魂雕像,铁定是清朝被王圆箓发现以后胡乱修补的。

bihua1

bihua2

所谓沉浸感,就是不同感官的细节交汇,在这里,能以小见大般高密度地感受到历朝历代的工匠画师们进行了超越时空的同台竞技,并把其想要表达的内容浓缩在一个个石窟里,通过鸣沙山的东麓断崖连接在一起,就如同身在一个跨越千年的石窟版Metaverse。

能让莫高窟达到这种效果的,是其延绵千年的持续性以及因缘巧合的共识形成带来的UGC生态。

持续性
石头,可能是当时人们对于永恒的认知,所以将其文化通过彩塑、壁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并通石窟“前甬道,后洞窟”的形式保存。

共识
莫高窟的形成是必然中的偶然,是当时社会背景下产生的必然现象。公元366年是东晋十六国前朝时期,一方面,丝绸之路正不断发展,佛教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原。

另一方面,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不断、社会动荡,民心不安,有着巨大的宗教信仰需求。因此在这个时期,佛教传入中原不久便以弘扬,开始有中原僧人前往西域求经求法,并翻译梵文佛教经典,地处咽喉之地的敦煌自然成了佛教文化的关键枢纽。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缘巧合是敦煌的地质地貌,处于沙漠和戈壁边缘所形成的的、可以开凿成洞窟的岩石山体,而山崖也被认为是人间与天届的连媒,在宗教信仰和生活中有着独一无二的作用。佛教僧人最开始在木制寺庙里修行,后来也演变出了石窟寺庙,公元4世纪时石窟寺庙在南亚一代盛行,也就是说石窟建筑的方法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了,不需要自行探索和发明。

上述种种,都让莫高窟在地理环境,宗教需求、建筑技术等角度达到了多角度和多方共识

共识带来的是UGC(或是PGC)生态
真正缔造莫高窟辉煌的,是其石窟供养人的UGC体系。河西走廊文化鼎盛时期,集中了大量的社会人才,产生了开凿洞窟的宣传需求。并且当时多名信奉佛教的高官都曾到敦煌任职并开凿大型的佛窟,就如同现在的KOL在推特上换ape和punk头像喊单一样,之后上行下效,给当地各阶层的民众做了榜样,信奉佛教,开凿洞窟成了红极一时的社会时尚。出资发愿开凿石窟的人,就称之为供养人,几乎所有石窟的甬道上,都能看到供养人的画像,他们就是这些石窟的主人,汇集了当时社会各个阶级,例如地方官吏、戎边将士、僧侣、百姓、少数民族等等。他们因为或宗教、或政治、或宣传、或记录的目的,出资让当时的能工巧匠们进行开凿,而工匠们有的为了糊口,有的为了艺术或宗教追求,也愿意聚集到敦煌,在艰苦的环境下进行创作。他们共同构成了莫高窟的UGC生态,流传至今。

兴于此,同样莫高窟也终于共识的衰落和持续性的证伪

共识的衰弱
随着中原逐渐失去对西域和中亚政治的主导权,海上丝绸之路崛起,陆上丝绸之路的规模优势丧失而逐渐衰落,莫高窟也从元代开始停止了新建并逐渐湮没于世人的视野中。

持续性的证伪
石头、颜料,纵然用了能抗腐蚀的材料,但是依然抵抗不了时间的摧残和人为的破坏。经历千年以后,莫高窟也已经不堪重负了,这才有文章开头Tony想要尽早体验的情况。
现代人当然会想尽办法让此等过去延续下去,如果说刻在石头上是古代人对永恒的技术认知,那数字化就是以现代技术延续的手段,敦煌研究院等机构已经通过数字化、ARVR、画质修复等技术手段,令我们得以见到敦煌之美。然而数字化存储还不够,区块链技术才是这代人对永恒的技术认知吧。
如果说区块链技术是当代的“石头”,那这些“石头”会给后世留下什么呢?
正如货币需要伴随着武力一样,文化的输出和影响力也少不了金融和权力的助力。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石窟,离不开当时大概率是权贵的供养人们的赞助,反映的宗教、审美、经书也是当时权贵们的主流表达。
NFT是智能合约和信息的组合,信息终能扩展成文化,智能合约能扩展成defi和dao,引申为金融和权力,所以NFT能看作是文化、金融和权力的组合,并且天然带有后期的可炒作属性,不单能进行文化的传承,而且能更好的进行文化的输出甚至侵略。
如果说供养人代表了历史上的权贵,留下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佛像、雕像和宗教,那天然结合了金融和权力的NFT又会给后世留下怎样的文化形态呢?
如果说宗教的需求链接了古代UCG供养人及工匠生态和山崖石头,共创了“敦煌版公链”。那什么样的共识,能链接全球创作者和生产者,构建一个当代的 “敦煌盛世”呢?
都值得思考。

感知与交融
以上种种把敦煌和Metaverse放在一起的联想,也不免有种拿着榔头看什么都是钉子的嫌疑,确实也是这样。对于深刻相信Metaverse就是未来的我来说,“因为相信,所以看到”已经深入我心,什么都能“元”起来。
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因为看到所以相信”才是主流。
增加感知是Metaverse大范围推广的重要一步
增加感知分为两条线:传统和crypto

■ 传统——技术可视化or可感知化

我很喜欢纯白科技吴啸老师说的“技术可视化”几个字,可视化是为了增加对技术的感知,让人能更好的理解技术。

  • Roblox让人看到元宇宙真实的开始被资本追捧
  • 电影《头号玩家》让人把metaverse的可能性植入了脑海中,成为了现在解释metaverse最好的注解。
  • 堡垒之夜的Travis Scott虚拟演唱会,让人体验到竟然还能边看演唱会,边控制自己的avatar在明星身上蹦来蹦去
  • gather.town让人体验到原来RPG maker +zoom看似毫无意义的仿真开会形式竟然还挺上头。
  • 《模拟人生》、《动物之森》让人感受到化身avatar获得第二人生的可能性
  • Facebook Oculus 2让人感觉到消费级VR的来到(看美少女玩Beat Saber 最高!)

可以想见,对于传统受众推广metaverse最好的方法,还是要等facebook或者苹果为代表的消费级ARVR硬件产品的普及,以及云计算、5g等配套技术的成熟,让更多人能真的感知到头号玩家一样的世界出现。

■ Crypto——开放与生产关系改变的可感知化

如果说传统是靠着技术进步来让人感知到metaverse,crypto更多是通过开放式和生产关系的感知来让人进入metaverse。

开放的metaverse

想象一下,你一早牵着条狗去decentraland遛狗,路过一个画廊,是一笔画大师Sinclair的画展,看到一幅心怡的画,随手点进去跳转到opensea里买下来,领取完一枚专属的poap(“到此一游”证明),继续往前走。

monkey

走了一会儿,狗突然叫了两声,提醒你,有人在偷你的“菜“,这个菜不是普通的菜,是指defi的矿。自从最近新出了一个新的类似开心农场的游戏以后,所有defi用户都把LP搬去里面进行可视化挖矿了,自此以后defi资产不单能产生利息,埋在游戏里的菜地里,还能收获各种农作物的NFT,甚至还能生出不同动物的NFT。

你赶紧退出decentraland,到开心农场里把偷菜的机器人赶走。你夸了夸你的宠物狗真聪明,并且喂了些新买的“算力狗粮NFT”给它。想起来,这个狗其实只是你在去年买的一张静态图片NFT,但是因为社区太好了,不断有人开发,逐渐地从一个静态图片,转变为由骨骼可活动的3d文件,并且自从RCT出了AI赋能NFT的功能以后,任何人都能购买算力来用ai训练自己的NFT,于是这只狗从静态的图片逐渐进化成了一个可以聊天,甚至可以预报你的矿有没有被偷的机器智能宠物狗。刚才喂的“算力狗粮NFT”,也能让它变得更智能。

刚收完菜,你就收到了朋友的对战邀请,近期你和你的朋友沉迷于一个叫depokemon的游戏,一个类似于pokemon的游戏,但它能允许其它不同游戏或者项目中的角色一起大乱斗。你同意了对战请求,进入到游戏,你选择你刚喂了狗粮的宠物狗出战,而对方出战的是Cryptopunk里的僵尸角色。你觉得你要凉,但是想起来前天你刚从另一个链游《dark forest》中打到了一个神器,而今天正好depokemon游戏进行了更新,能支持其它链游的道具在游戏内进行宠物的buff加成。你把神器装上,打败了你朋友,达成了100次胜利的系统成就,并获得了一个“钥匙NFT“,拥有这个钥匙,证明了你是“高玩用户“,就将有资格参与今年举办的Devcon中游戏分会场的VIP会后活动。

对战完以后,你累了,你回到你虚拟的家中,把最新买的Sinclair的画挂在墙上,静静地欣赏。

以上种种不同元宇宙互通的开放式体验,一部分场景已经能在decentraland和crypto voxel里体验到了。所以即使它们的画质、技术和传统相比还很稚嫩,但这种开放的感知是很重要的。

生产关系改变的感知

crypto和NFT对生产关系的改变更难感知,但确确实实在发生着。

  • 在这里,任何有创造力的人都可以将它们的作品mint成NFT,并以可编程的方式与粉丝连接。
  • 在这里,任何有愿景和共同目标的人都可以发起组织一个Dao并低成本的积极实践。
  • 在这里,可以为play to earn,不用担心中心化跑路的危险,跨国界地在游戏里打装备赚钱,甚至play to earn龙头游戏Axie infinity养活了一批菲律宾人,并且一个月收入已经到达了2000万美元。

如果说,Crypto实质起到的是统战的作用,BTC第一次启蒙性地激活并连接了去中心化主义者和矿机的潜力,以太坊更近一步激活了智能合约开发者和显卡算力的潜力,filecoin激活出了存储的潜力。不同机制的Crypto终将会把一切沉睡的能量激活,并货币化存储。那NFT和Metaverse领域的Crypto,激活的就是生产创造者们的潜力。

■ 传统和crypto、现实与虚拟的交叉路口

传统技术的迭代带来的感知,与crypto领域创新带来的社会关系变革的感知,最终会交汇融合在一起。除此之外,现实和虚拟也在融合,以pokemon go为代表的ar游戏,让我们看到,现实和虚拟游戏融合的未来。一款名为HADO的AR运动游戏,更是把现实中的竞技结合其中。

vr-game

未来的Metaverse,必然是现实与虚拟、传统与Crypto的大融合。
总而言之,面对由宏观环境改变和多种技术共振带来的全新未来,别尝试理解它,去感受它。

tenet

所以,我们下半年会着重从感受出发,来尝试让更多人接触到Metaverse的概念,为此我们布置了一个元宇宙之间,对元宇宙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来我们这儿坐坐。

同时,Tony老师也尝试在gather.town上开启了元宇宙访谈,会高频次地邀请一些朋友作为嘉宾,感兴趣的大佬们也可以来玩一玩。

最新的一期会在7.8日晚上9点开始。链接见下方,最好用PC端登录。

https://gather.town/invite?token=buqWIiea

- End -

元宇宙:21世纪的出埃及记

作者:吴啸

回首三千年,人类今天拥有了无数在古代看起来近乎于神的能力。

我们观察自然宇宙,发现、学习并模仿,不断完善着今天的自然科学。而数学被称为关于无穷的科学1,是人类创造的最重要的形式科学。数学并不是自然的一部分,却可以创造出四维、五维…以至于无穷维度的空间。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甚至模拟,却始终无法触及。

直到今天,元宇宙,就是帮助人类完成从自然宇宙升维的重要技术。

21世纪,是人类朝虚拟世界迁徙的世纪。

元宇宙会重构世界的维度

元宇宙的起源来自于1992年作家尼尔.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写了一本小说《雪崩》。

avalanche

在《雪崩》中,现实世界是一片赛博朋克的景象,而在元宇宙中,则承载了人类的知识、娱乐以及整个精神文明。我们今天的物理宇宙是三维的,被无数物理规则所束缚。基于我们对于物理世界的认知,我们有了今天的所有科学以及今天的物质文明。

然而,元宇宙的到来将会重构我们世界的维度。我们可以做到很多违反物理规则,但是符合代码逻辑的事情。在今天的物理世界中,时间是不可逆的,能量是守恒的,生命以负熵为生。这些都是对的,至少今天是对的。

但是,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通过代码,创造我们自己精神文明的规则。元宇宙中,时间可以是一种状态、一种进程、一种数值。所有的物体都可以被定义时间这个属性,就好像奇异博士里面的苹果一样。元宇宙中的苹果,除了和正常的苹果特质以为,我们完全可以增加时间的定义。对于代码来说,仅仅是增加结构体中的一个属性。然而,对于元宇宙的原住民来说,时间是可逆的。作用于苹果的时间,就好比进度条一样,可以随意拖拽。

DrStrange

突破物理规则的限制,在元宇宙中是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们不能通过我们今天固有的认知去想象元宇宙中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站在元宇宙中原住民的视角去思考元宇宙中的维度。对于下一代的程序员与设计师们,他们会是元宇宙的原住民。就像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一样,接受信息的方式以及理解世界的速度会呈现几何指数的增长。元宇宙中的所有物体,都是天然带有无数的原生属性的,而他们就会是最能适应这样环境的群体。

元宇宙与增量市场

人类在历史上为了获得增量市场,做出过各种各样的努力。

从地理大发现开始,15世纪到17世纪,欧洲的船队出现在世界各处的海洋上,寻找着新的贸易路线和贸易伙伴。虽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全欧洲人都可以幸福生活的黄金国度,但是确实发现时代中大幅拓展了贸易路线并且获得了新的增量。

21世纪,我们发现了互联网以及计算机技术可以在极低边际成本的情况下提供服务。“互联网殖民”让一批跨国的互联网巨头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新的增量。

最近的几年,随着再无重大技术的突破出现,世界又渐渐陷入了不安的阴影。政治上的紧张局势,经济上的动荡不安,无不暗示我们又渐渐回到了存量互割的局面。

今天我们一方面探索渴望着星际时代的地理大发现,仰望星空,期待探索漫天的星辰大海。另一方面,我们逐渐开始通过VR/AR、脑机接口技术、数字孪生技术,开始我们虚拟空间的建设。元宇宙,恰恰是在这个最合适的时空中诞生了。

matrix

我们为什么会去虚拟世界?一方面是因为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获得无限增量的市场。我们可以像电影“头号玩家”一样,在虚拟世界中体验各种各样有意思的服务,现实生活中却不需要有任何的消耗。随着脑机接口技术诞生,我们未来也许就躺在休眠舱中,体验着高维度的生命体验。既不会过多的消耗物理世界中的资源,也不会减少任何今天丰富的活动,吃、喝、玩、乐,所有的所有在元宇宙中都会有着同样的体验与服务。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哪怕我们在感受到吃着大鱼大肉,物理世界中我们依旧可以通过营养液等保证身体的健康。这样既可以体验油炸食物的快感,却又丝毫不用担心身材走样以及致癌的危险。

无限渐进的技术奇点

如果仅仅是虚拟食物以及游戏体验并不足以概括元宇宙。如果元宇宙仅仅是为了人类的休闲以及娱乐,那么也无法帮助大家洞见那个无限可能性的未来。

未来,超过90%以上的人类活动会在元宇宙中进行。我们的科研、艺术、教学、开发、设计几乎所有的生产活动都会在元宇宙中。很多人可能会问,怎么可能?我去元宇宙中休闲玩玩游戏、减减肥是有可能的,但是让我们把所有的生产都放进元宇宙中是不可能的,那个不是个真实的世界。

这里不做一些理想化的阐述,而是比较功利的用生产效率来举个例子。如果在元宇宙中的生产效率是今天的10倍,甚至100倍,我们会如何选择呢?一旦生产效率能有指数级的提升,会很快让大多数人类接受这个新鲜事物。那么为什么在里面会有指数级别的工作效率提升呢?

因为元宇宙里面是融合了迄今为止所有计算机科学的最终幻想。我们的5G、VR、AR、脑机接口技术、区块链、人工智能,元宇宙是可以承载这些所有技术的新世界。

singularity

以脑机接口技术举例,我们的大脑是可以被欺骗的。我们可能在睡梦里感觉过了很久,在现实生活中可能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当你在元宇宙中写10篇,100篇论文的时间,在现实中只能够写1篇论文,你会选择进入元宇宙嘛?在这样的大幅效率提升面前,我们会加速达到技术奇点。而且这样的效率提升,我已经是非常保守的估计,今天我们云计算里运行的任何一个算法、公式的计算量,放在以前也许都是哪怕内存溢出都得不出解的。

所以,所有非基础科学的突破,都会随着元宇宙的到来而指数级加速。最终,使世界产生不可逆转的范式转移。

区块链与元宇宙的规则设计

今天的计算机科学家们并不理解区块链与智能合约的潜力。简单来说,区块链是首次为了凝聚共识而诞生的技术。智能合约与之前的任何计算机语言在社会学意义上都不相同,哪怕他们使用的是同一种语法。书写智能合约的计算机语言不在是形式语言学里的一种与机器交流的工具,而是认知语言学里与全球所有计算机科学家、与所有计算机以及与整个元宇宙对话的一种方式。

语言影响人的思维模式,进而影响人感知世界的方式。

我们之前学习的计算机语言,大多是为了计算机/机器实现某种功能而存在的。哪怕是github上开源的代码,我们虽然知道代码会公开,但是我们并不会指望用户会来理解我们做了什么。

在今天的互联网世界中,用户不会去理解任何一个app背后的代码是什么。我们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不必理解背后的技术是什么,我只要我自己能够体验的功能是什么。之前所有的计算机程序语言都是为了服务这个目的而诞生的,我们书写程序是为了完成某个功能性,是为了app上增加一个活动,或者为了用人工智能算法区分出哪张图片是猫咪,那张图片是人类等。而智能合约,不是这样的。

智能合约是为了在区块链这个所有人、所有机器产生共识的网络里执行逻辑、实现共识交互的。当我们写一个智能合约的时候,我们可能是为了自证清白,清晰表达合约里的所有规则,不留后门;我们可能是为了公平公正,所有人都能看到合约里面的逻辑规则与设计方案;我们可能是为了实现共识交互,所有开发者都可以直接方便与智能合约交互,就像机枪池以及聚合器可以方便的连通整个去中心化世界的资金深度一样;当我们写出了个智能合约,我们希望能够让开发者、普通用户都能够看懂逻辑,保证核心逻辑的公开透明。我们希望能够在公开所有核心代码的情况下,实现功能性、安全性以及共识交互。

我们设计一个智能合约,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容易理解,规则透明同时用同样的方式方法与我们的合约进行交互。

学习使用语言会影响人类的思维方式。对于普通人来说,雪就是一种空气中降落的白色晶体。但是在因纽特人的语言中,描述雪的词汇有10余种。普通人在学习了因纽特语后,也能分别出很多种不同雪的能力。比如,他们有对于状态的区分:正在融化的雪,飘落的雪,地上的雪等等。

iceflower

2012年,笔者恰好有机会在极夜的环境中进入极圈,更是深刻理解了为什么雪对于他们的生活如此重要。一种新的感知和思维方式,会通过学习使用语言而诞生的,这点对于程序员也是同样的。元宇宙世界中的经济基础、规则法律都不是传统意义的计算机程序设计所适用的思维方式。今天的区块链开发者们,恰好是第一批经过这种开放规则设计思维训练的设计师。他们会成为元宇宙中的开拓者,为这个新世界的诞生贡献力量。

元宇宙创世纪的三要素

元宇宙是非常有趣的未来,不过我们如何达到它呢?毕竟我们大家是区块链开发者和计算机科学家,而不是科幻小说家。我们不能脱离了现实技术基础,仅仅提供一个美好的幻想。我认为元宇宙的创世纪,是要有下面3个要素的支撑:

  1. PERCEPTION
  2. REGULATION
  3. MASSPRODUCTION。

PERCEPTION就是感知。今天我们对于元宇宙的感知,依旧很弱。哪怕看到很多元宇宙的项目,依旧感觉是个简单,甚至简陋的3D游戏。我们在感知上,需要很多技术支撑,包括VR、AR、MR、脑机接口技术、计算机图形学等。没有感知技术的支撑,我们根本无法感知到元宇宙的存在。

REGULATION就是规则。对于元宇宙这样宏大的世界,是需要有基础的经济规则以及世界运行规则的。什么样的行为会需要惩罚?什么样的规则在元宇宙适用?什么样的经济基础设施能够提供支撑?这些规则都需要区块链技术提供公开透明的自动执行。

MASSPRODUCTION则是大规模生产。我们并不希望所有的计算机技术以及人力物力的投入最后只是做了一个房间大小的元宇宙。我们希望元宇宙的世界,能够很快膨胀到我们今天宇宙的10倍、100倍大小,提供广袤的增量市场。

曾经我认为大规模生产是5G、IoT等,不过近期深度思考我发现大规模生产应该是人工智能。无论多么优秀的程序员,在元宇宙的世界中都不是一流的生产者。所有的程序员去看代码、智能合约的时候都需要去阅读、理解,去设计的时候都需要去转化逻辑,精巧构思。但是元宇宙的代码对于机器来说,是天然可读的。人工智能理解元宇宙世界的速度是人类的无数倍以上,元宇宙的世界就是由0和1组成的。

matrix_pc

未来,我们99%以上的元宇宙世界应该是由人工智能设计出来的。我们的程序员更多是引导以及建立规则,设计边界,辅助人工智能去更好的大规模生产出元宇宙。而且,随着数据以及已有的元宇宙库的积累,人工智能设计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最终按照一定的规则,形成一个不段在膨胀的元宇宙空间,就和我们的物理宇宙一样。

元宇宙的社会学意义

元宇宙可以有效的避免人类内卷,从有限文明提升到无限文明。回看今年,大概21%的美金是今年印出来的,总计4.5万亿美金。同时,各国的央行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以及美国的放水,也都选择了持续放水策略。2

这笔印出来的钱会去哪里呢?不太能去房地产,因为各国的房地产价格都已经相当之高了,青年们买不起房子已经是常态化的情况;也不太能去消费品和必需品,因为房子价格太高还能租房子,如果饭都吃不起那就彻底出大事了;更不能去购买武器装备,那样很可能直接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唯一能去只有元宇宙。因为创业,是烧钱最快的方法。无数的创意、团队以及优质的项目会去元宇宙中探索,无数的资本、热钱也都会在元宇宙消融掉。因为这些钱在元宇宙中烧掉,对于人类甚至这个世界来说是最好的选项。这些创意,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无限的增量市场。

更主要的是,这里面真的孕育着无限的机会。就和互联网一样,这些热情会很快把元宇宙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这样既规避了我们今天全球的内卷,又能去元宇宙这个全新的星辰大海中探索边界。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是受到物理规则所限制的猴子;在元宇宙中,我们是代码即上帝的神明。凡是过往,皆为序章3。我一直坚信元宇宙中会诞生我们这个世纪最大的机会,期待与大家在元宇宙中相见!

Shakespeare


  1. Hermann Weyl (1968). “Gesammelte Abhandlungen”  

  2. US is `printing' money to help save the economy from the COVID-19 crisis, but some wonder how far it can go https://www.usatoday.com/in-depth/money/2020/05/12/coronavirushow-u-s-printing-dollars-save-economy-during-crisis-fed/3038117001/  

  3. Shakespeare, William, Barbara A. Mowat, and Paul Werstine. "The Tempest (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 Washington Square (1994).  

元宇宙资本创世问答

作者:Tony Tao

Q:好大的胆子,竟敢取名元宇宙?

A: emmm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取名字这事情有先来后到,谁先占坑就属于谁的——例如和web八杆子打不着的web某基金会。至少投资元宇宙,我们是认真的。第二个原因,其实本来选了一个更有趣的名字,叫做“梭哈中国梦.母基金”(Allin Building Chinese Dreams,ABCD.mom),可惜被周围人纷纷双手画X。。。
X

Q:元宇宙资本的投资偏好是?

A:创始人95前的别来找我们,一心只想发币的别来找我们,香蕉人别来找我们。说人话就是:我们希望伴随年轻人一起成长,偏向更长期的股权投资标的,并且由内而外的喜欢中国🇨🇳。当然,必须元宇宙。

Q:世界如此广阔,为何如此专注中国的Metaverse和NFT?

A:历史上看,每一个世界级别的经济实体在其鼎盛时期,都会有对应世界级别的文化传播和影响。例如19世纪40年代的美国,文化传播上拥有迪士尼和超人;19世纪80年代的日本,则向全世界输出了动漫、任天堂和武士道。2020年代的中国作为世界前二的经济体,理所应当具备世界级别的文化输出。我们认为元宇宙和NFT便是这个大时代里中国文化最好的输出载体和形式。越来越多国产之光涌现的现在,我们希望喊出来:梭哈中国梦,就在此刻!
qingming

Q:介绍一下团队成员吧

A:我们几个核心成员都还算年轻(或者假装年轻),我自己6岁开始玩🎮,第一部漫画是女神的圣斗士,偏好主机游戏和独立游戏。曾经是世嘉遗老,17年至今粉老任。17年至今不断尝试VR不断放弃,今年的新欢是PS5。顺带一提,自从有了净化器后,垃圾桶几乎没有再打开过,净化器手柄真次世代,现在入手价格很合适!
春节时期的办公室

Q:拿元宇宙资本的💰有什么好处?

A:相比绝大部分Old VC来说,我们更有趣;相比绝大部分Crypto Fund来说,我们更有耐心;更重要的是,新办公室100平米游戏区比办公区还要大,游戏要啥有啥,Sony 8K Z9J已预定,配合雅马哈顶级Sound Bar,只等你来玩游戏送BP。

Q:元宇宙资本的使命是什么?

A:玩游戏曾经有人说过,80后的历史使命就是承上启下,对此我深以为然。经过这些年的crypto经历,有成功也有失败,一句话总结就是:倾听内心最深处的声音,投资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轻人,不要浪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我们希望为中国文化的传播和世界影响力,略尽绵薄之力。希望未来有一天,所有人提到Dragon之时首先想到的是云端的祥瑞,而不是喷火之恶兽。
dragons

请允许我,TT

代表元宇宙资本同仁

向所有有志于元宇宙Metaverse的中国年轻才俊们呼喊:

真男人,梭哈中国梦,

真男人,一起成为数字。

abcd